生活的註釋 - 周佩穎個展

0701

展覽介紹|

人,有意識,有潛意識,在潛意識之中,再分為個體潛意識與集體潛意識。意識與潛意識會上下交流、交錯影響,個體潛意識與集體潛意識亦同。潛意識裡,大致可以有五種原型(Archetype),分別為『面具(Persona)』、『陰影(Shadow)』、『阿尼瑪(Anima)』、『阿尼姆斯(Animus)』,以及『自我(Self)』。『面具』是外顯的,符合他人對於自身期望而所表現出來的思考與行為模式;『陰影』與面具相對,是被隱藏起來,被認定為負面或黑暗的,不想被他人所察知的。『阿尼瑪』是男人心中的女人(女性人物),『阿尼姆斯』是女人心中的男人(男性人物),最初的形象多由父母所建構,代表陽性與陰性的心靈能量。以現代的說法,其實不管是男是女的性別生理定義,沒有一個人擁有百分百全然的男性或女性心理特徵,男性的強悍與女性的優柔特質,會出現在相對的性別個體裡。『自我』,是一個全然整體的概念,綜觀個人生命歷程的演進,在勝利、挫敗與喜怒哀樂的不斷衝突與堆疊之下,人會藉由外在的反饋內省自身,朝向個體化(Individuation)前進,在自體實踐的過程中尋求更完整、平衡、舒適的心理狀態;簡言之,人會追求更好的自我。
以上是理性的周佩穎,請忽略。
以下是感性的周佩穎,請認真。
沒有絕對,但沒有無中生有,必須要先『有』,才有可能更好或更壞。然後你可以再來批評。
因為有『什麼』,所以很『那個』,而我們只是在吐一口氣,冀望在玻璃窗上留下一抹唇印。
不是因為寂寞,就把愛說出口,會為了一點感動,陪你在風雨裡走走。
當賦予了選擇正確或是仁慈的機會卡牌時,請選擇仁慈。吵架的時候請不要得理不饒人,批判的時候請記得帶些建設性的話語。
窒礙難行跛腳的時候,我仍然努力著走出這灘爛泥,和你一同往幸福前進。
蹲得越低,跳得越高,所以在深秋寒夜,我握緊了拳頭,告訴自己要更加努力。
如果這一年在學習什麼,或許是如何在心臟顫抖這樣軟弱的時候表現出野狗般的堅強。

戀人全有互看的眼神,那是一種宣示。
母親為女兒編織長髮,那是一個儀式。

有時候我們放縱,不是在追求墮落,是想尋回那個做夢的孩子,像一張白紙最初的樣子。
有時候我們沈默,並非不發一語的冷漠,是思考迴路短暫的停擺,找不到所謂親愛的承諾。
有時候我們一天洗三次澡,不是一種潔癖或是一身香汗淋漓,而是不願你聞到厭惡的氣味。
當我們還在聽張雨生或偶爾切播到林俊傑,請不要強灌鹿晗或是薛之謙那些無形的統戰宣言。
如果時空摺疊,我們可能互換了身份,基因會突變,然後相遇在死去的十五年之後。

「就是這樣我才吃素,她說。
妳很愛吃魚吧!我爭辯著。
魚是冷血的。
那有什麼不同?原則就是原則。
約翰啊,生命中的每一件事都是畫線問題,你得自己決定你要把線畫在哪裡。你不能幫別人畫那條線。當然啦,你可以試,但不會有用的。遵守別人定下的規矩可不等於尊重生命。如果你想尊重生命,你就得自己畫那條線。」

如果馬克斯說資本主義而生的大量工廠製造剝奪了人類原本該因勞動行為會有的心理滿足感,我們要謝謝藝術創作,讓手作的獨一無二給予了一個可能性去走一遭馬斯洛的自我實現。
如果我們關注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凝視的永遠是事物和我們之間的關係,請容我的生命是在追求自我的最終平靜,所以我的創作不過只是內省周遭發生的人事物帶來的情緒衝擊,然後將這些五官感受以自動性技法誠實的宣洩在畫布之上,向謙遜的博胡米爾‧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說「我的作品實際上是我生活的註釋」致敬。

 

展覽資訊|

時間 Duration:2018/01/20-2018/02/25
開幕茶會 Opening Reception:2018/01/20 pm3:00
空間資訊 Venue:臺北市中山北路二段11像15-2號1樓 新樂園藝術空間

Floor 1st,No.15-2, Lane11,Sec. 2, Zhongshan N. Rd., Zhongshan Dist., Taipei City 104, Taiwan
SLY Art Space
開放時間:1:00pm~8:00pm (週三Wed.~週日Sun.)

活動專頁